神奇女侠加朵演埃及艳后被全网辱骂“白人”祖宗被扒光

1963年,影后伊丽莎白·泰勒版的《埃及艳后》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当年以5770万美元令人震惊的北美总票房,拿下了年度冠军。

伊丽莎白·泰勒的造型和服装都成了后世经典,派拉蒙和网飞等多个公司竞标后,才好不容易拿下了这个拍摄机会。

可以说谁被选中来重塑埃及艳后这个角色,都是对演员莫大的挑战和荣幸。加朵就非常兴奋的在ins上分享了自己获得角色的喜悦:

“我喜欢踏上新的旅程,兴奋于新工作的开始,我喜欢生活里出现新故事的快感。埃及艳后是我很久以来一直想诠释的故事。能和这个黄金团队合作,我感到无比的兴奋和感激!”

本来这就是个挺平凡的影视资讯,但谁也没想到,加朵却因为被选中做《埃及艳后》的演员,引起了整个推特上的疯狂攻击。原因就是——她不是黑人,不配演埃及女王。

美国演艺圈近些年经常会因为一件事争吵:一个种族的故事,是不是应该就让本种族的人来演?

比如,如果角色本身是个黑人或亚洲人,让一个白人演员扮演这个角色,就是压榨了其他族群演员的机会。

而这次加朵的埃及艳后点燃了推特网友的怒火,就是因为网友觉得非洲的埃及艳后,让盖尔·加朵这种白人演太不像话了,必须由黑人来演!

许多网友都狂骂派拉蒙脑子进水,怎么能让这个“白人”女演员占据有色人种角色的特权。推特上好几条反对加朵出演的帖子都被转发上千。

一位网友发了一张美国早期教科书上的法老图片,这张图片上,法老的脸却是个典型的白人男子,看上去十分迷幻。她将这张图片比作加朵出演的埃及艳后。

网友马上贡献了加朵的ins和推特,把原本针对派拉蒙的怨气都撒在了她的身上。

什么“白人又开始作妖了”“白皮猪婊”“祝你被骂死”“别用你的脏嘴说我祖国的名字”,有些话脏到都不太好翻译了…

而且到最后,这些指控全都变成了人身攻击,“去死吧”“吃屎吧你个碧莲”“傻X婊”“cnm你活该被骂死”戾气重到出口成脏,羞辱的词汇满天飞。

有人拿出埃及艳后的修复图对比,说明埃及艳后不是白人,而且和盖尔·加朵一点也不像。埃及艳后应该是深色皮肤和大鼻子。

盖尔·加朵演埃及艳后?!下回拍娜芙提蒂(另一位著名的埃及王后)时谁来演啊?麦莉·赛勒斯吗,哈哈哈哈哈”

“我喜欢加朵,但克利奥帕特拉是个黑人女性,加朵不是黑人。导演怎么可能找不到一个适合这个角色的黑人女性呢?我知道加朵和导演是好朋友,但他们也不至于每部TMD电影都合作吧?Thandie Newton她难道不香吗?”

正当网友们为埃及艳后应该由黑人演而群情激奋时,另一部分支持加朵出演的网友却跳出来狠狠打脸。他们说:首先埃及艳后根本就不是黑人,其次加朵也不是所谓的白人。

记者Ian Miles Cheong就评论道:“人们不高兴加朵演埃及艳后,是因为她不是黑人,但问题是,埃及艳后也不是黑人…”

“埃及艳后是希腊/马其顿人的后代,而加朵是个德系犹太人。那么这代表什么呢?1、埃及艳后不是埃及人或黑人 2、加朵是个少数族裔 3、大部分推特用户都没怎么度过历史书。”

埃及艳后克里奥帕特拉被称为古埃及托勒密王国的最后一位统治者。虽然她出生在埃及,但她的父亲——法老托勒密十二世,却是当时统治了古埃及275年的马其顿希腊王室的成员。

至于为什么画像里为什么有时候她被描绘成有象牙色的皮肤,有时候却被描绘成棕色的皮肤,还存在着争论。一部分认为埃及艳后不是纯白人,可能还有中东血统,因此混血成了棕色皮肤。更粗暴的解释是:当时没有防晒霜,白种人长时间生活在埃及也会晒黑的。

“盖尔·加朵正在因为要出演埃及艳后而被霸凌,正义战士们叫她蠢白婊和狗屎犹太复国主义者。你们不知道埃及艳后是希腊人却在让反犹太文化觉醒。”

“我只说一次,我不会再重复了。埃及艳后是希腊人!是的,她是埃及的统治者,但她是希腊人,有波斯人和叙利亚人的血统。那些对此狂喷的人都是没有受过教育和不了解情况的。盖尔·加朵应该得到这个角色。”

支持加朵的网友进入对战后,这事情反而越来越复杂,甚至演变成了一场历史研究课题。所有网友都抱着键盘,像人类学家一样探讨着埃及艳后和加朵的人种基因是否存在相似性。

一个网友发布了科学家研究的一部分,文中写到埃及艳后的血统和非洲不太相关,但有希腊和中东血统。另一名网友马上接话,说加朵是德国人,只有西欧和东欧的血统,所以是白人。希腊人是巴尔干半岛/南欧人血统,加朵没有南欧血统,所以不能演埃及艳后…

另一名犹太网友立马回怼:“你故意忽略了另一半事实,那就是德系犹太人的父系族谱。德系犹太人的男性祖先来大多自中东(黎凡特地区),女性大多来自南欧。”

总结一下就是:作为德系犹太人的加朵,约等于既有中东血统,又有南欧血统,简直是埃及艳后的不二人选!

下面这名网友认为,埃及艳后首先是个希腊人,其次有马其顿人的血统,而马其顿人有一部分可能是以色列人的后代,那么作为以色列人的加朵,演这个角色就非常合理。

“埃及艳后不仅是希腊人,也是托勒密时期马其顿人的后裔。马其顿人,正如他们名字中显示的那样,是丹部落的旁支(丹被描述为以色列王国最北部的城市),他们在大卫时代之前离开以色列,建立特洛伊,定居斯巴达和马其顿…”

他们不认为埃及艳后和以色列有什么关系,说埃及艳后应该有阿拉伯血统,凭什么不让中东女演员演啊?盖尔·加朵不配代表我们阿拉伯!

这可倒好,阿拉伯和以色列是两个著名的对头。阿以冲突持续了一个多世纪,政治军事宗教上哪里都不对付,这线下的战争没停歇,种族矛盾又被搬到了线上来。

“哪个好莱坞蠢货认为让一个以色列女演员演埃及艳后(惨白平庸的那位),而不是像纳丁·尼伊姆这样迷人的阿拉伯女性演她?

你真,盖尔·加朵。你的国家偷走了阿拉伯的土地,你现在又偷他们的电影角色!”

“是啊,就算埃及艳后是希腊人,我懂,但让一个犹太复国主义者,祖宗是波兰/奥地利/捷克的人来演2020年的埃及女王?我们为啥不干脆看看伊丽莎白泰勒的老片子算了?”

事情是这样的,加朵不光是以色列人,还加入过以色列国防军服役。在加朵眼中,这是一段非常骄傲的历史。但在与以色列有冲突的其他国家眼里,可就不这么想了。

他们大骂加朵是“以色列复国主义者”,说加朵加入军队就是助纣为虐,是侵略巴基斯坦的一份子。甚至还有直接说加朵侵略了他们的国家的…

“每个人都在争论埃及艳后是白人还是黑人,但友好地提醒一下还有最重要的事情你们忘了……盖尔·加朵是一个犹太复国主义者,她杀害了巴勒斯坦人,她还对此津津乐道。”

“埃及艳后不只是马其顿希腊人,她母亲是埃及人,父亲也可能是叙利亚人。你懂的,这些人的土地被以色列国防军Gal Gadot偷走了。但他们告诉我们,我们没有权利抱怨。”

不过讲道理,以色列是强制兵役,以色列人无论男女在18岁时都会被征召入伍。除非你是阿拉伯裔或者身体残疾等特殊情况。加朵就是20岁时被征召了两年,也没参与过战争,直接把她说成杀人犯未免有些过火。

被人骂成这样了,犹太网友自然也不愿意,一个个代替加朵反击。还有各种犹太学者作家写长文阐述,为什么加朵扮演埃及艳后是理所应当的。

但人类的本质就是复读机,在这位老先生写了几千字的文章后,评论里还是说:道理我都懂,就算她不是白人,她还是太白了(?)。

然后又开始了一边是黑人骂白人不要脸,一边阿拉伯人骂犹太人不要脸,一边犹太人说“你们这是反犹”的死循环。

其实,在Black live matter等民权运动下,越来越多影视作品愿意给少数族裔演员很多机会。有时就算角色原来的设定是白人,也会特意选择少数族裔演员出演。这也是为了弥补几十年来好莱坞对有色人种演员和作品多样性的忽视,做到尽可能机会平等。

比如《汉密尔顿》中的美国总统华盛顿就曾由黑人演员扮演,事实上剧组一大半演员都是黑人,被称为开创性的平权之举。

比如之前《小美人鱼》的黑人女主角就让很多网友不满,但也获得了许多黑人观众的许多好评。

但同时,现在导演选角需要考虑的东西已经远远超过了角色本身的需要。没有少数族裔会被骂,少数族裔太多会被白人骂,直男演同性恋被骂,女人演trans被骂(斯嘉丽·约翰逊就因此中枪),白人演白人被骂,黑人演白人也被骂。

如果每次都要检查演员的肤色,人种,甚至扒出演员和角色的祖宗十八代,搞“一滴血原则”才算是令人满意的作品,那么一定会有一部分属于艺术的东西正在演艺界消亡。

其实,比起在一个本来有白人痕迹的剧本上反复炒冷饭,不如少妖魔化其他民族,多写点真正反映少数族裔的故事才是更好的吧…

Add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